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解决当前问题需要创立全新的生产方式
2018-01-14
字号:

    ——第三版《推动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发展的全球战略》之五

    既要消除“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私有化的不良后果,又不造成新的利益尖锐冲突,粗看起来,这是一个不可能解决的任务。

    本文的任务就是找到一条“智能化”解决之道。

    中国建立了全球最大公有制土地资源,成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财富转化资源和最重要的经济支撑。

    原本这项资源仅为中国自身所有,只要坚持土地公有制,其他国家及人民无法直接获益。

    但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照搬了土地私有制国家及地区开发土地资源的一些做法,结果形成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的私有化,尽管在法律上土地仍为国家所有,但国家却把商品化的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事实上让渡给了开发商和商品房房主,支持了中国个人和私有资本生产财富的迅速膨胀,国家用自己的财富资源,通过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的让渡,培养了一大批“类中产阶级”,有人为了巩固这种财富让渡,美其名曰“有恒产者有恒心”。

    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私有化,无形中,打开了全球公众享受中国国有土地信用资产价值的机会。

    这种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的私有化,一方面是国家资产的流失,另一方面,由于私有资产、私有资本的全球流动性,却客观上打开了全球享受中国国有土地信用资产价值的机会,尽管目前这种流动性十分有限,但最终会成为中国对世界的特殊贡献,提高流动性,只需要一个合适的资产转化方式。

    这样,一项原本只具有国内交易价值的经济资产,由于私有化结果,反倒有机会成为拉动世界经济稳步发展的潜在开发资源之一。

    进而我们认识到: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的本质,是中国国有土地信用资产价值。因此中国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私有化是中国国有土地信用资产价值的私有化。中国国有土地用价值是一项巨大的财富。

    体现在商品房领域的中国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私有化只是中国国有土地信用资产价值量的很小一部分。未被私有化的中国国有土地信用资产价值,在一种合理调控的国家环境中,可开发总量近期更可达到数十万亿美元,未来可循环增值的可开发价值总量更是一个巨大的数量,将提高一两个数量级,这部分财富可以与土地的所有权、管理权、使用权相分离,可以实现证券化流通。

    国有土地信用资产价值,这是中国1949年以来,通过社会改革,实现土地公有制,为中国积累的财富,如果有了适当的资产转化方式,可将这部分财富成为全球公众的投资对象,进而推动这部分财富更快地增值,为世界经济做出更大的特殊贡献。

    完成这样的财富挖掘、循环投资、持续增值与流通转换,其中的商业机会不言自明,任何有商业头脑的人士都不会让机会白白流失。

    在本文作者看来,已经以“合法”方式实现了私有化的“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决不能用行政手段进行剥夺,国家既然已经失去了这部分财产分配权,已经将这部分财富的分配交给了市场,就只能依靠市场方式消除一时分配不公带来的弊病。

    对于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在未来限制继续流失的前提下,就加速让这部分已经私有化了的财富在社会上合理流动起来。

    从另一个角度看,“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私有化”,也是一种“社会化”形式,尽管不是一种正常的、合理的、普惠的社会化过程,但毕竟已经社会化了。既然已经社会化了,就不要用强制手段重新“国有化”,就让这部分已经社会化了的“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更加“社会化”,把仅仅让利于个别专属人群,转化为真正的的面向全社会所有人群的流动性经济要素,转换为正常的、合理的、普惠的“社会化”经济要素。

    具体解决办法只有一条,就是在不改变商品房产产权及所占有的土地所有权、管理权、使用权和现实利益的前提下,改变财富的拥有形式,让这部分财富重新获得流动性,以全球化视野,重新投放到社会上,投放到市场中,使得这部分财富有机会通过市场化的方式重新分配,让这部分固化的房奴负担重新变现,变现为投资货币或消费货币,在投资或消费过程中,尽早重新得到合理利用和再配置,让财富分配不均的结果消弭于无形之中,有利于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发展。

    这部分变现了的动态财富资源,一部分收购回到政府手中,另一部分转换为包括全球公众在内的更大多数人的投资对象,将固定在部分私人手中的动态财富资源,转换为更大多数人的投资目标,进而转换为有益于全社会发展的投资货币和消费货币,让“房奴”解放出来,让财富流动起来,让资产价格堰塞湖湖水逐步释放出来,让社会心态和产业结构回归到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常态中来。

    实现上述财富形式转移,并实现财富变现的工具就是“国土证券”。

    国土证券将中国已经被部分私有化了的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证券化,使得这一部分不当分配,有机会在短时间内,得到平稳的重新分配,尽快消解尖锐的社会不公和产业扭曲,孕育的潜在威胁。

    正如上文所述,正由于国土证券投资货币来源于“国际公众资本”,因此,国土证券能够推动一种“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的诞生和发展,未来有可能创造数十万亿美金的新增产业规模,能够让全球的普通百姓有机会由此获得资产性收入,享受到中国改革开放成果和公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社会化的红利,并通过有目标、有组织、有计划、有监督的定向投资活动,逐步改善他们的生存条件、教育条件、医疗卫生条件、助老延寿条件、双创孵化条件,让尽可能多的国际公众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形成 “跨国公众所有制经济”,最终形成“全球公众所有制经济”,也可以叫做“全球公众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新的生产力理论已经出现,这就是服务经济的形成理论。

    土地已经通过两权分离,完成了资本积累,下一步要将土地公有的作用发挥出来。

    固定服务场地上,一群人对另外一群人的经济。这个服务场地不同于土地,种不了庄稼,也不同于资本,属于公共资源,土地公有才具有较大便利,绝不能够倒退回去,走土地私有化道路。

    服务业是解决问题的产业,吃五谷杂粮要生病,医生来解决,医生就是公共服务业。工业产品能否卖出去,使用过程,回收等,都是服务去解决问题。但单个的服务不起作用,需要用公共服务场地约束起来,形成解决产业、城市、经济、社会问题的新的社会生产力。

    新的生产力可以从服务的四大要素组合来证明,也可以从劳动要素的发展趋势证明,结论无不吻合。

    运用这种方式去解决问题的社会实践,目前只有《现代服务业之智慧东方》有大量案例解读,只是人们对新理论的认知过程问题,时间早晚而已。
    2018/1/15 18:12:07
  • 老老实实脚踏实地的通过科技创新,发展现代工业,别玩文字游戏,别玩资本游戏,比什么都强。
    2018/1/15 1:12:20
  • 现在很多人都在鼓吹土地私有化,本人认为,就现今的中国来说,坚决不能实行土地私有化。原因有:1、如果土地私有化,土地将很快的进行兼并,形成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大农场主,大部分农民将很快的失去土地,现在是中国的经济上升期,失业问题还不太严重,一旦国际环境变化,经济发展停滞,从土地上走出来的这些农民的衣食住行将如何解决?社会将怎样安排这些没有土地人民?2、在中国还没有发展到可以解决所有中国贫困人口的时候,作者就考虑将土地资产让利给国际资本,作者的国际观念实在让人佩服。3、从中国以往的历史来看,历次革命都是因为土地的高度集中,资产的极度贫富不均,社会矛盾不可调和造成的。在中国来说,土地私有化将是土地的二次革命,上次通过土改建立了新中国,那么,如果再进行土改,将会怎样呢?
    2018/1/14 11:05:1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