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鄂尔多斯文化背景下的康巴什城市建设
2018-01-12
字号:

    内容提要:从城市建设及其自然环境来看,鄂尔多斯是城市,也是草原;是草原上有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城市,也是由城市管理、经营、保护的草原。城市与草原的融合、宫殿与部落转换自如的应变能力、历史辉煌与当代创新的交相辉映,是鄂尔多斯文化的显著特征。在鄂尔多斯市7旗2区中,康巴什区是城市核心区。因此,康巴什与鄂尔多斯整体文化融为一体,在鄂尔多斯历史文化背景下,特别是纳入鄂尔多斯学学科知识体系的构建与应用之中,就会更彰显新城建设和融合发展的生命活力和时代风采。

    一、鄂尔多斯文化背景

    草原文化与城市建设的协调、融合发展,是草原人、城市人以及关注、向往、眷恋、建设草原和城市的人们共同面对的问题,也成为世界性研究课题。由内蒙古社科联、康巴什区委政府、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共同主办的“康巴什论坛——草原、城市、文化”学术研讨会,对促进康巴什新城建设以及鄂尔多斯整体融合发展具有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康巴什论坛”的主题是“草原、城市、文化”,而鄂尔多斯草原、鄂尔多斯城市变迁、鄂尔多斯历史文化,这些是相对完整的概念,因此理解鄂尔多斯整体文化背景,是康巴什论坛的基础。在“草原、城市、文化”主题中,我们可以侧重探讨草原文化与城市文化。

    1、鄂尔多斯草原文化

    “鄂尔多斯”是蒙古语。我们通常所说的“鄂尔多斯”,主要有三个含义:一是地理区域名称;二是在蒙古族历史中形成和发展的宫殿与部落;三是当代新兴城市。

    就地理区域名称而言,蒙古语“鄂尔多斯”,有“南面”之意,因此黄河以南、阴山以南这个地域称为鄂尔多斯;也有“环绕”之意,因此黄河环绕的这个地域称为鄂尔多斯。学者认为,“在鄂尔多斯保存着很多匈奴蒙古祖语”;“鄂尔多斯这个名字是很早以前在匈奴时期出现的,是指地理位置的名称”。例如鄂尔多斯古陆、鄂尔多斯古海、鄂尔多斯盆地、鄂尔多斯草原等,都是指鄂尔多斯这个自然地理区域的地形地貌和地质演变等。由此可见,鄂尔多斯草原文化,是以这个地域的自然生态系统为基础的文化。

    现代鄂尔多斯自然生态环境有显著的特征:即三面黄河环绕的一片大草原,或者说一片大草原三面由黄河环绕。在鄂尔多斯,草原文化与黄河文化的融合是自然天成的。在特定的自然环境中形成的地域文化、民族文化等等,都只是人为的一种划分,而自然生态本身是一个完整的系统性发展变化过程。草原文化、长江文化、黄河文化、海洋文化等是以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特征的地域文化;而汉族文化、蒙古族文化等是以不同民族来区分的民族文化;狩猎文化、游牧文化、农耕文化、工商文化、城市文化等是以生产生活方式为主要特征的行为文化或者说经营文化。相对来说,自然生态系统是长久的,而生产生活方式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各民族也是交流融合的。只是便于说明,我们把鄂尔多斯原本是一个完整的自然生态系统,划分为草原文化、黄河文化、能源文化等,从不同的角度来探讨而已。

    可以说,草原文化就是在草原上形成的文化,以及有关草原的文化。一般认为,草原是指由草本植物组成的自然生态系统。在草原一词中的“原”字,有高原、平原、原野以及辽阔之意,也有指草为“原生植被”之意。草原生态系统是由草原地区生物和非生物环境构成的,具有进行物质循环与能量转换的基本功能。应该说,草原文化,它与长江文化、黄河文化一样,是以自然环境和生态系统为主要特征的一种地域文化。在中国,草原是“最大的自然生态系统”,因此,在以自然环境和生态系统为主要特征的文化中,草原文化是比长江文化、黄河文化地域分布更广阔、生态功能更全面的文化。可以说,最容易使人的自身自然与宇宙自然形成同构同序的共振感应、使人的灵气与自然灵性形成相互流动、和谐交融的地方,即天然形成人杰地灵的地方,就是辽阔无际的大草原。

    作为中国“最大的自然生态系统”,草原上有植物、动物、微生物等生物自然资源;也有煤炭、矿产、天然气等不可再生的非生物自然资源以及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非生物自然资源。在草原上,人们曾经滥杀乱捕、滥砍乱耕,使很多动物和植物减少了、退化了、灭绝了;现在如果无节制地开采煤炭、矿产、天然气等,也会使这些不可再生资源枯竭、消失。人类生存需要自然资源,而只有合理利用才能使人类必需的自然资源长久存在。可以预见,随着认识和把握自然规律的能力不断提高,以高科技为支撑的开发利用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资源的新兴产业,将会谱写草原文化的新篇章。

    在鄂尔多斯,作为自然生态系统,除了地表植被的草原和地表径流的黄河之外,上空还有无限好风光,地下也蕴藏着煤炭、天然气等丰富宝藏。因此,鄂尔多斯是“草原明珠”,也是“能源之都”。鄂尔多斯人杰地灵,是有温度的地方。鄂尔多斯温暖全世界,不仅有彰显的人文历史文化,也有深沉的自然生态文化。康巴什作为城市核心区,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推进新城建设和融合发展。在康巴什论坛主题中,之所以首先突出“草原”,是因为草原文化是遵循自然规律、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是能够充分转化和体现自然生态系统所提供的天然的巨大使用价值的文化。或许是这一点,使草原文化与城市建设的协调、融合发展,成为世界性研究课题。

    2、鄂尔多斯城市文化

    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与蒙古族鄂尔多斯文化,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鄂尔多斯是多民族聚居区,其中包括蒙古族,因此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侧重的是地域性;而蒙古族鄂尔多斯文化,是蒙古族文化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侧重的是人文历史。

    蒙古族鄂尔多斯文化,是围绕着成吉思汗形成和发展的。一方面,蒙古语“鄂尔多”(斡耳朵),汉意为宫殿、宫帐;“斯”是表示复数的词,意为很多、众多。所以把“鄂尔多斯”可以理解为“众多的宫殿”。成吉思汗时期,作为汗廷的四大鄂尔多分布于蒙古高原,每个鄂尔多是由上千座营帐组成的帐幕群,均由成吉思汗的夫人负责管理日常事务。成吉思汗与第一夫人孛儿贴居住的大鄂尔多当时起着首都的作用,是政治军事指挥中心。成吉思汗和几位夫人去世后,这些鄂尔多变为祭祀宫帐。另一方面,“鄂尔多斯部”是因职业聚集在一起而形成的群体。鄂尔多斯部,原为来自大蒙古国的各万户、千户长选派的对成吉思汗最忠诚的人员组成的鄂尔多精锐卫护部队。成吉思汗辞世后,元代至元年间,忽必烈下诏组成鄂尔多斯部落,职责就是守护和祭祀圣陵八白宫。在几百年的历史中,这支卫队的后裔,世世代代继承了祖先的职业,一直聚集在成吉思汗奉祀之神周围,形成了守护诸多宫殿的鄂尔多斯部落。

    内蒙古社科院研究员奇·斯钦在《鄂尔多斯部的由来考》中说:大蒙古帝国的大汗斡耳朵并非由一座斡耳朵组成,而是一处以一座斡耳朵为中心,有“车帐千百”。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鄂尔多),不仅是皇帝和后妃的居住之地,也是成吉思汗处理军国大事的地点,同时也是相互独立的经济集团。用通俗的话说,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是集帝后住所、办公和生产经营为一体的场所,起着大蒙古国政治中心的作用。一直到元末,“若按每户五、六口计,该地区约有十万口上下”。这十万口当是成吉思汗四大斡耳朵真正的守宫部众,也是后来称之为“鄂尔多斯部”的直接祖先。元末明初,成吉思汗灵宫斡耳朵开始了长达二百多年漫长的流动迁徙的岁月。而在此过程中,守护斡耳朵的部众也以鄂尔多斯部的名称活跃在历史舞台上。

    蒙古族有游牧文化、商业文化、城市文化,而作为众多宫殿的鄂尔多斯,是蒙古族的第一个都城,是成吉思汗创建的,成吉思汗也是鄂尔多斯居民。因此,蒙古族鄂尔多斯文化,首先是城市文化,而且与我们现在所称的作为地域的鄂尔多斯无关。内蒙古大学蒙古学院教授那日斯、斯琴高娃在《鄂尔多斯文化与蒙古学的关系》中认为:对“地域学”的“鄂尔多斯文化”,本文不敢苟同。蒙古族 “鄂尔多斯人”、“鄂尔多斯文化”是历史性的概念。“鄂尔多斯文化”的原创是蒙古人,是蒙古文化。有了蒙古人,方有人被命名为“鄂尔多斯人”,方可能产生鄂尔多斯文化,三者的存在是在历史逻辑的统一性之中。今天定位的鄂尔多斯概念,源于13世纪蒙古语的“斡尔朵”即“众多的宫殿”,以“鄂尔多斯”为部落名籍于15世纪末16世纪初。“鄂尔多斯部落”是由元代至元年间元世祖忽必烈下诏,“从成吉思汗麾下8位将领的后代中抽调组成鄂尔多斯部落”。鄂尔多斯部落是个特殊的部落,它的使命与生俱有,这就是守护祭祀圣主成吉思汗。“(蒙古)鄂尔多斯人”为“鄂尔多斯文化”的原创,这是“鄂尔多斯文化”、“鄂尔多斯学”的主体闪光点。中国文化报驻内蒙古记者站陈鹤龄也认为:鄂尔多斯文化是地方文化,同时也包含穿越时空的蒙古帝国文化,是世界性的文化;特别是在丝绸之路,在蒙元帝国时期蒙古族鄂尔多斯文化发挥了特殊作用。

    从世界文化遗产的角度来看,蒙古族文化中最具世界影响力的是都城文化。蒙古人所建的哈剌和林、元上都、元大都,在当时都是举世瞩目的“草原皇城”、“国际大都会”。哈剌和林、元上都遗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现在的北京与元大都一脉相承,保留和蕴涵着许多历史信息和文化基因,例如北京中轴线肇始于元大都城的规划设计,现在北京市政府就一直在为中轴线申遗创造条件,国家文物局也将北京中轴线申遗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的前列。

    与固定的城池不同,蒙元帝国的第一个都城鄂尔多斯,可以算得上是流动的城市,而且从人与城的关系来看,这座崇尚自然、以人为本的流动城市,不是人受围城所封闭,而是城随人所变迁。在不同的历史条件和社会环境中,鄂尔多斯作为宫殿与部落,具有转换自如的应变能力和生命活力。2001年,经国务院批准撤盟设市,使作为宫殿、部落、地域之称的鄂尔多斯,与新兴城市鄂尔多斯融为一体。

    在蒙古族城市文化中,蒙元帝国子孙三代的都城,儿子窝阔台的哈剌和林成为遗址;孙子忽必烈的元上都成为遗址,元大都也改变了名称;而爷爷成吉思汗的鄂尔多斯依然还是鄂尔多斯,古老都城演化为新兴城市,而且这个新兴城市的主体民族依然是蒙古族。围绕着成吉思汗形成和发展的忠诚部落鄂尔多斯,来到成吉思汗生前眷恋的有温度的地方鄂尔多斯,与新兴现代化城市鄂尔多斯融为一体而温暖全世界,这是鄂尔多斯文化神奇魅力所在。这种神奇的文化魅力,为康巴什新城建设以及鄂尔多斯整体融合发展,增添能量与光彩。

    二、康巴什城市建设

    成吉思汗是蒙古族鄂尔多斯文化中的灵魂人物。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之所以成为民族英雄、世界伟人,除了个人优秀品质以及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社会需要等因素之外,最根本的一点,是他意识到并且转化了长生天的力量。那么,“何为长生天”?内蒙古文联原主席、鄂尔多斯学研究者阿云嘎在《读<成吉思汗箴言选辑 >后所想到的》中说:“我们可以理解为自然规律或者历史的必然性”。说到底,我们研究成吉思汗文化、研究鄂尔多斯文化,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

    1、鄂尔多斯学研究促进康巴什科学发展

    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作为“康巴什论坛”主办方之一,应用鄂尔多斯学学科知识体系,为康巴什科学发展提供服务,这显得非常重要。

    我们不是为了研究而研究,而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而实际问题往往超越任何学科界限,因此跨多学科的综合性、系统性的地方学应运而生。宁夏大学原校长、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主任陈育宁教授认为:“鄂尔多斯学=知识体系+应用服务”。这是一个有机整体,其核心是客观规律:一方面,发现和认识客观规律来构建学科知识体系;另一方面,应用根据客观规律所构建的学科知识体系来为社会发展服务。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民族地区,由于规律得以实现的表现形式不同而形成不同的文化,这些文化是显现的,地方文化研究侧重的是这些显现的具有个性特色的文化表现形式;而地方学研究侧重的是无形的支配事物发展变化的一般规律,因此很难,同时也更有价值,所谓难能可贵。恩格斯说:“历史进程是受内在的一般规律支配的”,“在表现上是偶然性在起作用的地方,这种偶然性始终是受内部的隐蔽着的规律支配的,而问题只是在于发现这些规律”。只有发现和认识支配当地历史进程的内部隐蔽着的一般规律,才有可能构建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而一旦构建起学科知识体系,应用服务就会得心应手,就会促进当地经济社会文化生态发展顺应必然趋势,而不会经常在意想不到的偶然性中摇摆与起伏。

    那么,鄂尔多斯学研究15年来,我们发现和认识了哪些客观规律?怎样根据这些客观规律来构建学科知识体系?现在该怎样应用学科知识体系来为社会发展服务?这些都是我们理论建设与社会实践的系统性问题。

    成吉思汗是蒙古族鄂尔多斯文化中的灵魂人物,他所意识到并且转化的长生天力量是“自然规律或者历史的必然性”,这应该是鄂尔多斯学探索客观规律的一个切入点。通俗地说,成吉思汗很厉害,而他所意识到并且转化的长生天即自然规律的力量更厉害。自然规律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相同的客观存在,它在无形中决定人的命运并且支配事物的发展变化,因此发现、认识、转化和体现它,才是我们研究成吉思汗文化、构建鄂尔多斯学学科知识体系的根本目的。

    人是自然界的产物,人存在于自然、属于自然。有灵性的人们能够感觉到、意识到,除了自身短暂的、有限的力量之外,还有永恒的、巨大的能量客观存在。老子说“道”、成吉思汗说“长生天”、马克思说“真理”,这些只是感悟和探索的角度和层次不同,而“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存在,我们可以统称为自然法则,这正是我们研究探讨的核心内容。近年来,我们以什么文化更接近于自然法则为评判和选择的标准,开展“老子道学、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比较研究与集成创新”,于2015年取得阶段性成果,由九州出版社出版发行专著《比较研究与集成创新——鄂尔多斯学学科建设探索》。

    科学文化所揭示、反映、转化和体现的是不受地域局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规律,而顺应必然规律的发展就是科学发展。鄂尔多斯学以发现和认识必然规律来构建学科知识体系,而应用它来服务社会,也是为了促进鄂尔多斯顺应必然规律来实现科学发展。支配历史进程的必然规律是内部隐蔽着的,而规律得以实现的形式所形成的各种文化现象,可以看得见、听得到、摸得着。在本质意义上,鄂尔多斯学研究的核心内容是自然法则;在表现形式上,鄂尔多斯学研究有两个抓手,即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以及科学应用资本运作规律。再细化分类,如《鄂尔多斯学概论》,分为传统文化、祭祀传统、生态演进、经济振兴、文化软实力、人文精神六个部分,作为一个有机整体,从不同角度来研究探讨。

    从宏观上来看,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中,人是万物层面上的产物,由此可知人从哪里来;域中有四大,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由此可知人到哪里去。未来社会的基本原则是实现每个人全面而自由发展。其中,全面是表现形式,自由是内在本质;而“自由就在于根据对自然界的必然性的认识来支配我们自己和外部自然”,真正的人的自由“是那种同已被认识的自然规律和谐一致的生活”。在这种历史发展过程中,在劳动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关系具有资本属性的条件下,当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时,提高劳动者综合能力以及科学应用资本运作规律,就成为我们构建学科知识体系以及应用它来服务社会的两个抓手。可以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鄂尔多斯学研究促进康巴什科学发展,一方面表现为提高人们的基本素质和综合能力,另一方面表现为科学应用资本运作规律。例如,全域旅游、研学旅游,一方面提高人的基本素质;另一方面作为一种产业,要科学应用资本运作规律。可见,鄂尔多斯学研究的两个抓手与社会现实需要是相吻合的。

    2、全域与研学旅游引领康巴什融合发展

    在鄂尔多斯市7旗2区中,康巴什区是国家首个以城市景观为载体的AAAA旅游区,这是康巴什的一大特色和亮点。

    城市的建筑及其地理位置是相对固定的,而创建和经营城市的人员、资金、科学文化等可以自由流动,使城市规模、功能、品味等不断发展变化。只有促进人员和资金的自由流动,才能促进经济繁荣,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融合发展;而开启旅游引领全球经济一体化繁荣发展的新时代,这是一种新的战略思想和新的社会实践。如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第八届APEC旅游部长会议开幕式上的演讲中所强调的:“希望本次会议开启旅游引领经济繁荣的新时代。区域经济一体化,始终是APEC追求的核心目标。其中一个重要的切入点和着力点就是加强旅游交流合作。”

    从广义来看,旅游是人们为了休闲、娱乐、探亲访友、学习考察或者商务目的而进行的非定居性旅行和在游览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关系和现象的总和。旅游是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融合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切入点和着力点。我们所探讨的融合发展,主要是旅游与广义文化的融合发展。当旅游文化达到与教育、科技、环保、养生、生态建设等融合发展阶段时,由此将开启旅游文化引领经济繁荣的新时代。开放、流动、融合是旅游产业的主要特色和功能。旅游与广义文化的融合发展,一方面,旅游行业能够与不同民族文化、不同地域特色、不同行业文明等相对接;另一方面,旅游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自由流动,特别是能够体验、参与、融入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生产方式,更容易为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开辟具体路径,提供现实条件。

    康巴什作为鄂尔多斯城市核心区,有条件促进各旗区、各行业融合发展,也应该促进鄂尔多斯与全国、全世界的融合发展,而“全域旅游”是一个具体路径。全域旅游是指,各行业积极融入其中,各部门齐抓共管,全城居民共同参与,充分利用目的地全部的吸引物要素,为前来旅游的游客提供全过程、全时空的体验产品,从而全面地满足游客的全方位体验需求。全域旅游是把一个行政区当做一个旅游景区,是旅游产业的全景化、全覆盖,是资源优化、空间有序、产品丰富、产业发达的科学的系统旅游。要求全社会参与,全民参与旅游业,通过消除城乡二元结构,实现城乡一体化融合发展,全面推动产业建设和经济提升。相应地,全域旅游目的地就是一个旅游相关要素配置完备、能够全面满足游客体验需求的综合性、开放式旅游目的地。

    据有关报道,近年来鄂尔多斯市抓住国家和自治区支持旅游业发展的良好契机,全力向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目标迈进。2016年10月,被国家旅游局确定为第二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这是继我市被确定为首批国家级旅游业改革创新先行区后的又一张亮丽名片。截至当前,鄂尔多斯市共有国家A级景区41家,其中5A级景区2家、4A级景区25家、3A级景区8家和2A级景区6家。我市制定了《鄂尔多斯市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实施意见》和详细的工作方案,全面推进全域旅游发展,以旅游业带动全市经济质量和效益整体提升,力争在自治区率先建成全国知名旅游目的地。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普遍加大的形势下,我市旅游产业居然逆势上扬。2016年,全市接待游客1042.4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303.8亿元。

    在全域旅游中,研学旅游更具吸引力和发展潜力。目前,我国的研学旅游包括了校外教育、教育旅游、亲子体验、社会实践、主题营地、户外拓展、自然科考等领域。近年来,国务院几度发文鼓励推行研学旅游,研学旅游作为一项独立的专项活动受到广大社会群体的关注,充分发挥研学旅游在满足人民群众尤其是青少年群体了解基本国情(省情、市情、县情等)、增长见识、陶冶情操等方面的作用。研学旅游的开发,需要充分利用区域内的文化资源,通过旅游资源与文化资源相互融合,提升景区整体文化品味。打造特色鲜明的文化主题品牌,在产品设计实现“游”“学”交融并举。研学旅游产品的开发,不只是针对青少年的科考培训、拓展、夏令营等,也可以开发针对成年人的研学产品,丰富业余生活,提高专业素质。

    2016年12月,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与康巴什旅游局联合在鄂尔多斯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了“康巴什研学旅游沙龙”,专家们从不同角度对研学旅游的资源、方式、意义以及如何推动康巴什旅游等进行了讨论,并提出可行性意见与建议。我们认为,鄂尔多斯学研究与鄂尔多斯研学旅游,有相似之处,有共同点,是促进经济社会文化生态融合发展的重要力量和融合平台。走进校园、科研机构,走进社区、旅游景点,走进网络、融入世界,这是相似之处;发现、挖掘、研究、传承鄂尔多斯文化,理解、热爱、建设家乡,促进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这是共同点。对于创建研学旅游示范基地来说,地方学研究能够发挥其特殊的优势。鄂尔多斯研学旅游的最大亮点,是温暖全世界的鄂尔多斯文化,而鄂尔多斯学是在文化研究基础上构建的新的学科知识体系,是文化研究的精华,由此可见鄂尔多斯学研究在研学旅游中所潜在的巨大经济和社会价值。

    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成立15年来,取得了很多学术成果。在此基础上,把学术成果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表达出来,也是一直努力的方向。从今年2月开始,我们在草根网、美国中文网等连续刊发了《讲好鄂尔多斯传奇故事》,包括鄂尔多斯文化和鄂尔多斯学研究两个部分,共42篇博文,引起海内外读者的关注、理解和好评,有很多深层次的互动交流。特别是“草野思想库”推荐了其中的不少博文,刊载于今日头条、今日看点、一点资讯、经典语录网、搜狐公众平台、腾讯网微信等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网络媒体。我们争取在研究会成立15周年之前,出版发行《讲好鄂尔多斯传奇故事》。这些努力,为我们促进康巴什以及整个鄂尔多斯的融合发展,特别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与鄂尔多斯研学旅游的资源整合、优势互补,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

    作者: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副会长、草野思想库理事会副理事长

    来源:《鄂尔多斯传奇故事》,包海山著,九州出版社,2017年10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