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资本经济”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
2018-10-12
字号:

    ——第三稿《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之八

    八、“资本经济”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

    “资本经济”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

    毫无疑问,这会是一个引起广泛争议的重大议题。

    “资本经济”是不是采用了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确是一个值得所有人关心的议题。

    经过以上各个章节的初步分析,我们初步可以得到以下几点认知:

    1.“资本经济”≠“资本生产”。“资本经济”是指生产“货币”、即抽象资本载体的生产过程。“资本生产”是指通过资本投资开展的“实物经济”生产过程。是两个不同层次的经济过程。

    2.“资本经济”≠资本主义经济。--这是部分与整体的关系。

    3.“资本主义经济”≠资本主义社会。--这是起主导作用的经济与起辅助作用经济,在不同社会中的差别。

    4.“资本经济”≠资本主义。--这是经济形态与社会形态的关系。“资本经济”也可以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发展,并发挥重要的经济统领作用。

    5.“资本经济”≠资产阶级政权。--这是经济形态与政治形态的差别。“资本经济”并不必然服务于“资产阶级政权”,更不会自动导致“资产阶级政权”。

    6.“资本经济”是“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组成部分。--这是新的经济分类方式,事实证明,中外较发达国家皆然。

    7.“资本经济”≠“私有资本生产方式”--这是因为,私人机构无法独立运行“资本经济”。

    8.“资本经济”≠“过度逐利”--“资本经济”参与经济的宏观过程,从事抽象价值载体转换。“过度逐利”属于微观经济层面现象。

    9.“资本经济”统领≠“利润第一”主导--“资本经济”在宏观层面统领和支持经济发展,不涉及微观经济的主导意识与行为。

    10.重视“资本经济”≠忽视“协调发展”--“资本经济”正是支持政府从宏观层面协调全局发展布局与步骤。不存在直接与协调发展的冲突。

    11.“资本经济”≠“政府作为”--“资本经济”是政府管理经济的对象和手段,支持政府有作为、能作为,但不是政府作为本身。

    马克思在提出“资本经济”概念的时候,“资本经济”出现在资本主义社会,作为“资本主义经济”的一部分,这是因为,150年前的当时,并没有社会主义运动,更没有社会主义社会,“资本经济”当然出现在“资本主义社会”,当然属于资本主义经济的一部分。

    尽管“资本经济”当时作为资本主义经济的核心部分,但这并不证明,“资本经济”等于资本主义经济。

    “资本主义经济”推动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生与发展,建立了资产阶级政权,这也不能证明,无产阶级政权下,不能发展“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能证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发展了“资本经济生产方式”,就必然导致政权改变颜色。

    蔡定创先生论证了公有制并不是社会主义的根本标志,有公有制就一定有私有制,消灭了私有制也就消灭了公有制,“按需分配”是在没有所有制限定下的共有、共享。其实,“国有资本生产方式”与“私有资本生产方式”都是“资本生产方式”,都从事商品生产、都需要市场配置,没有根本的不同。

    不同的是,政府代表国家管理“国有资本生产”,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公有制、私有制都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分别从事不同领域的生产。“国有资本生产”更多地承担“价值生产”,能够更多地承受低利润或者零利润,集中在国家关键经济领域,帮助国家实现经济战略目标。

    国有企业有国家资源的支持,在市场竞争中具有较大的优势,这是西方国家反对中国国有企业的原因。作为中国人,不应跟着西方意识形态强调国企没有效益,支持西方中国取消国企的说法。没有国企的努力和坚持,如何抵御西方资本对中国产业的吞并?

    “资本经济”是一种生产方式,是在对“实物经济”价值抽象化的基础上,对抽象价值财富资源的价值载体转换过程。“资本经济”是将“社会资本”转换为抽象(虚拟)价值财富,最重要的产出是信用货币、维护信用货币的价值、股市的信用价值升值、包括国债在内的信用价值资产和其他抽象(虚拟)价值财富。提供市场对经济发展的预期,从而引导“资本生产”投资方向和资本流向。

    在现代经济中,没有信用货币、没有股市的兴旺发达、没有信用价值生产和信用价值维护,整个经济都无法运行。

    无论是苏联政府还是苏区的苏维埃政权,都生产和使用了信用货币,这说明,“资本经济”可以为任何政权服务,无论是“资产阶级政权”还是“无产阶级政权”,都可以运用“资本经济”生产货币,推动经济发展。现代经济要求无论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都必须逐步完善“资本经济”发展手段,否则就一定会停滞不前。

    货币发行,从来都是政府的权利,尽管美国发行美元的不是央行,不属于政府直接领导的机构,但美联储在职能上与央行相似,因此,在外界看来,美元仍然是政府主导的“资本经济”的一部分,通常仍然把美元称作美国政府发行的信用货币。

    可见,任何一种性质的政府,任何一个级别的政府,都具有生产职能,至少具有货币生产职能。只要生产现代信用货币,建立央行和现代商业银行货币管理体系,就是在运行“资本经济”体系。

    一般来说,“资本经济”在运行体系部分,主要由央行承担。属于政府主导建立与运行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一部分。非国有商业银行不属于“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一部分。

    在市场经济体系下,现代商业银行可以是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也可以是私人银行,这与“资本经济”本身的经济性质无关。

    历史上许多国家都曾经出现过私人集团或者地方势力各自发行货币的情况,但会造成市场分割,不利于统一大市场的形成,这种货币发行并不是现代“资本经济”,只是“资本经济”的原生形态之一。

    直到二十世纪,欧洲认识到各个小国各自拥有自己的货币,也不能形成统一大市场,于是推行了“欧元”,建立了“欧盟”,由统一的欧盟央行发行“欧元”,废止“欧盟”内各国货币,才建立了由“欧盟”统一运作的“资本经济”运行体制,大大提升了“欧盟”整体经济实力。

    可以说,国际垄断金融资本集团发现并垄断了世界最多的货币发行所需要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但其自身作为“私有资本经济组织”,无法运作现代“资本经济”本身。现代“资本经济”对货币的生产,需要依靠政府力量和政府的信用价值资产,于是,国际垄断金融资本集团就联合起来控制政府,让政府或联盟机构成为他们生产货币的工具。

    如前文所述,“资本经济”即使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唯一的一种能在资本主义制度范围内,而又能脱离资本利润原则所产生的财富,在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这也是最早发生的第一笔应归于全民所有的财产,应用于全体国民福利的分配,而不能为某单一的社会阶层所用。”

    既然“资本经济”是“以国家信用发行货币所创造的价值,是本国人民的共同财富”,这个财富“应用于全体国民福利的分配,而不能为某单一的社会阶层所用。”因此,现代“资本经济”生产性质本身就具备了“社会主义”属性特征,就可以与“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其他生产职能一起,看作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

    如果,在学术上,我们可以将“资本经济”确定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或者是“具有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特种的生产方式”,这将对“政治经济学”、对现代经济学产生重大冲击,许多基础理论、基本论断都需要重新调整。

    如果“资本经济”确定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或者是“具有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特种的生产方式”,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发展规律,就需要重新研究。

    如果“资本经济”确定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或者是“具有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特种的生产方式”,对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发展规律,也就需要重新研究。

    进一步我们就需要思考,“改革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全面市场化吗?是全面私有化吗?是“自有资本主义化”吗?是去中心化吗?是土地的私有化吗?如果资本主义的核心机制“资本经济”的发展都需要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那么我们的改革仅仅是引进“市场经济”吗?看来不是。

    西方国家从社会动荡(60-70年代的罢工潮)到现在的社会基本稳定,正是靠的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扩大,是“按需分配”公共分配机制的发展。尽管这仅仅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社会主义因素,并没有占据主导地位,但是,中国更应当重视这些具有社会主义因素的人类制度性成果的引进。

    西方经验证明只有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才能真正发展“资本经济”,只有扩大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才能产生公共分配机制,才能实现社会稳定。社会稳定是人心思稳、人心拥护社会制度的结果。只有加强社会主义性质的制度建设、“资本经济”建设,才能维护社会稳定。

    美国人引以自豪的不是美国拥有最大的“国际资本集团”、最大最多的资本家,而是美元的国际地位、强大的军事能力、信用价值生产能力、信用周期调控能力以及广泛的社会福利制度,而这些正是带有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性质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产物。

    我们只有认识到这个深度,我们才会真正坚定社会主义方向,在恢复和引进市场经济、私有资本生产的同时,坚定地加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和公共分配机制,才真正符合中国的改革开放的宗旨和内涵。

    本文重点是借助何新先生、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赵燕青先生的论述,根据自己的理解,把相关问题提出来,抛砖引玉,希望网友们重视这个课题,共同深入探讨,一起修正与完善。

    (课题大、内容多、时间紧、任务重、难免疏漏与不妥,且容下稿修改)

    (待续)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资本经济”的相关概念,大部分直接引自何新先生的《资本运动规律不利于“内需主导”--何新经济学旧日札记整理(一则)》一文,本文结合现代经济发展历程和新结构特征,做了部分演绎。

    5.本文作者理解:“资本经济”--以“资本生产”(资本投资的“实物经济”)为基础,完成“抽象价值财富资源”的发现、挖掘、积累、并转换为货币财富的过程。

    “资本经济”即货币的“信用价值”生产本体。体现为国家主导的信用资产、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与信用载体转换体系。对中国来说,大力发展“资本经济”是摆脱与美元挂钩、建立“自主货币生成机制”的关键环节。

    “资本经济”完成在实物资本消亡中,虚拟财富的继续积累、无限倍增和转化的过程。是以“资本生产”为基础而又超越“实物经济”的更高层的“独立生产方式”。必须单独作为研究对象。

    “资本经济”是超越资本消耗和死亡,而又能防止资本死亡,让资本复生并循环增值的更高层次的经济力量和过程。

    “资本经济”是研究消除金融价值循环梗阻,运用金融工具,保持虚拟价值循环畅通,创造更多实物经济财富并推动科学技术发展的科学。

    “资本经济”的根本任务,是发现、挖掘、积累、转化“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解除对其的价值禁锢和流通梗阻,将其转换为货币。

    “资本经济”并不是“私有资本”、“社会资本”、“国有资本”各种来源资本开展“实物经济”或称“实体经济”(包括银行等金融企业)、“资本生产”经济投资活动的总称。

    “资本经济”不是指“资本生产方式”。“资本经济”不直接从事“实物经济”投资、生产和流通。“资本经济”有独立的经济对象(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范围和过程。

    “资本经济”从事的是抽象价值财富的积累、转换与创造。“资本经济”就其本性看,天然是外延追求抽象价值无限扩张和资本必须不断外扩的经济形态。

    “资本经济”的发展必须向外看--即以全球体制为引导,寻求资源和市场两头向外的经济系统(何新)。“资本经济”为“价值生产”和“资本生产”提供基础的货币支持,形成国家核心的“抽象价值生产闭合循环”系统。

    6.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7.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①由政府管理、“资本经济”统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②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③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价值生产体系”(政府从事的这些投入,通常看作“单纯支出没有产出”的社会管理成本,于是提出“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这是改革开放前30年的占据绝对主体、主导地位的生产方式。改革开放以后,社会资本生产仍然占据国民经济主导体位,并且随着“资本经济”的壮大而加强。社会资本来源(税收),并不是对资本生产的行政盘剥,而是政府的“价值生产体系”对“资本生产”提供的“价值投资与服务”获得的合理分成。

    8.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客观存在的、额外增加的、排除泡沫成分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为“资本经济”提供大量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9.本文作者理解:国有资本生产--在国民经济关键与核心“实物经济”领域、由政府直接投资控股的生产企业。

    10.本文作者理解:私有资本生产--政府放权推动、主要实行市场化资源配置和政府监督管理的私有资本生产。--主要从事“实物经济”,生产劳动价值,也不乏一些企业信用价值创造。

    11.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12.本文中关于“自主货币生成机制”、关于“土地财政”有关论述,引自赵燕青先生的相关文章。

    ——陆航程的博客《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 草根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鬼才先生,不好意思,让您困惑了.我理解,货币是资本经济的产物,资本经济是创生货币的机制。这个机制,当前还是与一种经济背后的过程,之所以我想把它特别提取出来,是为了,国土证券将使“资本经济”从幕后走到前台。演变成一种可以控制的经济过程。这些都是一些探讨,了解目标了,叙述上的问题,逐步调整。谢谢你长期的关注与讨论。你的意见我都会认真思考。
    2018/10/12 18:10:51
  • 无论是苏联政府还是苏区的苏维埃政权,都生产和使用了信用货币,这说明,“资本经济”可以为任何政权服务,无论是“资产阶级政权”还是“无产阶级政权”,都可以运用“资本经济”生产货币,推动经济发展。现代经济要求无论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都必须逐步完善“资本经济”发展手段,否则就一定会停滞不前。
    =================

        “资本经济”为什么这么难甄别?别人看了你几十万字的关于“资本经济”的介绍,对“资本经济”的理解还是云里雾里。陆老师可否说说看,“资本经济”与货币的区别?
    2018/10/12 16:22: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注册评论员   zcsl530   zhangxhwilm   疯癫无名氏   stomer wong   510935375   阿河Cherry   daitao123   geshail   竹鹿思凡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