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蜗行而前(三)
2018-10-12
字号:

    ——再度社会化的学习途径

    听说人过了五十六七岁,容颜就老化,变丑。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2014年除夕祝福的短信少多了。但是风华散尽,披沙拣金,留下的却是真正的友情。那是些谁呢?

    男人的人生得敬仰一个“神”来支撑。记得70年代,阿斯哈村的巴巴一劳动就紧跟在林女后面,如同羊羔跟着母羊,充满依恋。人们笑话他,他也不以为然,仍然死死跟着,照样给林女锄地、割地,心甘情愿。听说那时林女已经和公社一个铁匠的儿子订了婚,巴巴明知和她无缘,但是痴心不改。后来几年,巴巴溺水而死,不知那个已为人妻的林女偷偷掉了几滴眼泪没有?

    80年代,我在伊和乌苏下乡,听村民传说一个牧民青年深凿一个废弃的水井,半年几个月不辍如初。人们都说瞎干了出不了水,连父母家人也反对。他却一直坚持,最终打出了水。我在了解其毅力的来源时,发现一个女人的影子在后生的身后时隐时现。那是一个年轻媳妇,在一致的讥讽冷笑中只有她对那后生的做法赞赏、鼓励。他的坚持多半就是凭靠她的鼓励。我写了一个简报给旗广播站宣传了那个后生凭靠毅力打井浇地致富的故事,但是将他背后的女神隐去了。

    我的一个同事也说他得到过“神佑”。他深情地说,叫他心仪的齐文女士的一句话、一个评判对他有震动心灵的作用。齐安详地劝阻他不可喝酒放纵,使他感觉到美艳的包容爱护和理性的提示,叫他感受到震撼心灵的美感。他说有次在火车卧铺上,齐的脚顶到顶板,略微俏皮地盯视着,那眼睛里泛出的蔚蓝叫人感觉到大海的神秘和广阔。在他喝醉酒,失态发作的狂躁中,仍然觉着了一缕焦急的目光在追逐着他,恳求,阻拦。那是1993年冬天第一场雪中喝酒涮锅迎冬;1998年初夏,在甘德尔岭上的采风摄影,等等之类皆是人生美景,叫他难忘。齐坚持认为他不是一般人,见他在看书写字,就调侃道,累坏(身体)呀哇。有时他为晋升的事情苦恼,诉说什么人不正派,企图骑兵突起,暗度陈仓。齐却微微笑道,从现在看过去的那些争争斗斗、得得失失、苦苦恼恼,多不值得,没什么意思!那些官座是你们家的?不坐了又能咋呀!多不值!做你想做的去吧!于是他似乎从烟雾中觅得一丝清风的吹拂。

    我没有得到过神佑,但是经历过一些难忘时光,成为我人生诗意的时段,照亮了灰色的天空。

    在城里建立最初的社会关系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90年代初,刚到新地方新单位,得做孙子,得提水、扫地、倒炉灰,反正要多做;还得接受同事的苛刻的审视和评判。一个同事酒后呵呵呵笑着说,看你能救这个单位不?救世主还没有产生呵,费事咧!还有住房困难,孩子受到班主任的刁难,妻子的工作不顺心,等等。那二年我们真是焦头烂额。我回旗里,受到朋友们的接待,大醉。接着大喊大叫,失态了。事后反思,可能是长期心情压抑之后,忽然受到抬举,太高兴、太感慨,喝酒太没有节制了,故此空前丢丑。从此我不敢在大喜之后喝酒了,那是要命的。

    1993年,我下乡一年。那是我从压抑的城里出去,呼吸到芬芳的自由空气的一年,令人回味。那些基层的人说我们是上面城里来的,对我们高看。实际上我是寻找同类,寻找自由潇洒来了,借此喘息片刻,脱离城里的窒息。

    塔拉图是我们一块下乡的队员,旗里抽调的。这个人开头给我一个很不好的印象,不按点集合,还仰着头,戴着一个近视眼镜,很高傲的样子。后来,有次我和同事夜半翻墙进其家,和他喝酒,吃放了酸奶的干羊肉稀饭,受到热情接待。从此觉得这个人不错。我们在武装部开舞会,盟里去的三个人自称是一个中心(我)和两个基本点(另外两个小青年),刮起一股欢乐的旋风。奥特美饭店里,人们尽情唱歌,忽然又变得忧郁、沉静、神往;乌兰陶勒盖仲夏的凌晨,红月高悬,孩子的叫声清脆传来。这些场景中都有塔拉图的身影。我们二人非常合得来。他家装潢房子,我从东胜给他捎去顶灯,又为装潢做工质量和民工争吵。沙尔利格的巴苏木长恰好碰见了,讥笑道:这家伙(在这家)揽工住下了?

    有一次塔拉图发现我的腿随歌唱而颠动着打拍子,他眯着眼,拍掌大笑,说和另一个队员特根的动作一个样。我们一块儿大笑不已。我的压抑的心,一时找到闲暇和逃路。那是放松的夏天,我们像旋风一般自由徜徉。在等级森严的旗委大院里,我们夜里欢娱喧嚣,早晨听闻屋外要接待上级不安的闹嚷,便无所谓地翻身再睡。我们在名利核心地营造了一个世外桃源。那年到处都是经济的想像,发财的梦想。我间或还设想过在房子上建设顶楼,放桌子,做成酒吧,也只是想想而已。秋天,下乡完了,我们怏怏而归。同事小格说他患了单位综合症了,一进单位的大门,头发就炸起来,头昏眼花,我也差不多。

    原有的生活开始了。国庆节塔拉图来,我和他在街上不期而遇。我原本无精打采的,在为什么事情生气,见到他破怒为笑。我们红火了几天,继续体味了那个夏秋的欢乐余绪。第二年单位又叫我下乡,塔拉图还是我的大玩伴。记得在电视剧《三国演义》的主题歌声里,我和他还有华老师玩“温酒斩华雄”的游戏,十分有趣。1996年过春节时,他打来电话,说他连襟不行了。我赶紧给找了他连襟单位的电话供他联系求助。那次,他连襟还是猝然离开人世。此后他经常来东胜,我们二人还经常喝酒畅谈。有次他接电话,见我凑过去,就和华老师开玩笑说这个人要听你的电话!他好这样取乐。他忙着办大专班,请来大学老师张罗。他发表高论:他虽然爱和学校的年轻老师闲啦话,但是心里明白其妻从前也好看过,因为把所有的精力耗费在家庭、子女和他身上了,所以不可厌弃。2002年秋季,我突然接到噩耗,塔拉图因心肌梗塞走了。此前他就吃药治过,没想到走得这样快!我去参加了他的葬礼,感到一块蓝天飞走了,给我的天地留下窟窿了!他是可以带来无限欢乐和愉悦的善人,谁能想得到天不假年给善人!

    他评价我精明,好人,比东胜的其他下乡干部更有人情味。他是个欢娱善良型的铁哥们,让我在功利的喧嚣中获得了超脱和潇洒;他给我这个饱受压抑不适的进城者提供了避难地,帮助我度过了心理煎熬过渡期。好人不长命,可惜了!我一直想去他的坟墓上祭奠一次。

    还有磐石在生前每逢喝酒高了,就不时发问:你不会抛弃我吧?穷弟兄不能抛弃吧?不会的,我说。他家生活境况不好,在家族里是垫底的,却可能因此而叫亲戚们的自我尊严得到了滋润。他是市场经济的落伍者,但却是心灵高地的坚守者。他是酒鬼,但是他内心的善良和单纯自始至终没有打过折。他是窝囊废,但他是经年代久远而不被遗忘的人物。他和我下象棋,两个臭棋篓子,比赛谁的棋艺更臭,却也其乐无穷,笑声不断。记得我小时候,尿床、爱哭、身体不好,生气了爱挖人的手,毛病很多。他却是第一个肯定我的人。有次他和铁匠师傅挥锤砸铁,停锤间隙,他问我们几个小孩子:你们谁知道这个锤子有多重?有人说是二斤,有人说是五斤,有人说是七八斤。轮到我说话,我不假思索说十几斤吧。他大笑道,还是这个娃娃说得有门,有二十斤,呵呵呵。这是我从劳动人那儿接受到的最初的肯定。这件事情我至今记得,看来他的那次随意的褒扬铭刻我心了。80年代末,我回故乡祭奠父亲,他同去帮忙。经过一片田野时,他停下摩托车,点着一根烟,吸了一口,烟头火旺了,远远扔过去,说他母亲就葬在这里,叫老人抽根烟吧。他是古朴善良型的。他去世已经12年了。我也想去他的墓上祭奠一次。

    贼不打三年自招。因为憋着难受,需要给人宣泄情绪,与人分享体验。斗败于商场、官场、情场的人得有个不离不弃的朋友做收容者。这种朋友安全可靠。每逢有大喜大悲的事情,我多半会找一个人诉说和分享。德里格尔就是我不设密码的情感垃圾桶。我们不离不弃。在名利的喧嚣中,他以不变应万变,不愿意唱高调,只是喝他的酒。他没有贪腐过,没机会,也不争取机会。他挣的是干净的钱。这种朋友,有热情、温情,可多半是没“本事”的人。德里格尔为安排孩子绞尽脑汁,不时叹气:你如果是个一把手多好!一句话就安排一个人咧!但是他立即又拍手笑道:嗨,真的成了一把手,估计咱们也难坐到一块,还不如现在这样好。

    在压抑和愤怒郁闷中,我会想到他。他多半会给我炖几块羊骨头,给吃香喷喷的面条,好香。接着二人喝些酒,说笑一通,出汗了,心里也敞亮了。

    在塔拉图、德里格尔这些人面前,你可以露出怯懦、无奈、猥琐,愤怒,那都是真实的自我。你能够得到善意的抚慰,绝对不会被报以幸灾乐祸和添油加醋的传扬。

    德里格尔的身体状况不太好了。我的朋友,要好好地啊,你们是我的心灵世界的一组支架呀。

    说到这些莫逆之交,我也有对不起朋友的地方。在名利场上瞎忙,有时会看低、忽略真友情。我曾有一个心理,就是等待有了成就再去见江东父老。修志的忘年交老王几次叫人捎话要见我,可惜了,我没去。待到自认为混出了模样,却失去了见老王的机会,他已经去世了。我觉得很对不起他!还有吉如木老头子,他住院时捎来话要见我,我也没能去,因为那时候我正忙于弄火车皮贩煤,觉得那是伟业,而忽略了那位只会说些蒙古语翻译方面话语的老先生。后来我听说他的藏书和资料被老婆子装进麻袋里,放在凉房,而那些宝贝受到雨水的浸湿,老鼠的咬啮,最终被当作破烂卖掉了!真后悔,对不起!

    为什么我在城里的至交大都是那些善良的、游离于主流社会的人呢?大概是我受自卑心理驱使在无意识间那样筛选朋友的。这对我获得成就不利,但是却帮助我在心理的挤压中找到了放松的缝隙。交友高低,见仁见智,利弊自知,我一直以他们为我的心灵绿洲。

    来源:弓生淖尔布著《双头马骑士--阿斯哈牧人的城市化感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第一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注册评论员   zcsl530   zhangxhwilm   疯癫无名氏   stomer wong   510935375   阿河Cherry   daitao123   geshail   竹鹿思凡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